首页 >> 孩子保在庙里

彩名堂免费计划官网: 第一百零七章 虚空作画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----------------------一个时辰匆匆过去!书痴在和青竹子争论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,以微弱的劣势宣告败北,似乎他当年确实做过某些不地道的事情,被青竹子揪住不放,好一顿狂喷,气得他最后只能不断喃喃自语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不相为谋啊!”若不是裘真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句,“那些小子还等着你们测试呢!”这师兄弟二人还不知道纠缠到什么时候。 【全文字阅读】书痴终于想起正事,不再理会青竹子,干咳一声,吸引住众人目光,不耐烦道:“画符之试简单,每个人画一张最拿手的符录,等阶不论,以完美程度分等级,十成完美得十分,九成完美得九分,依次类推,开始吧!”众人一楞,有修士举手道:“前辈,没有桌子,让我们在哪里画啊?”厅中不少人应声点头,大厅之中,除了修士,再没有一件事物。 “确实法画!”青竹子在他身侧得意洋洋道,他似乎很乐意看到书痴出丑的模样。

这下众人看出来了,二老似乎有些不对劲,互相拆起台来,除了叶白,其他人均有一些意外。 书痴面上一热,随即嘿嘿一笑,冷哼道:“谁说没有桌子就画不了符,叶小子,你来画一张给他们看看。 ”众人一起看向叶白,这个家伙画符的水准难道也这么厉害?让别人怎么活啊!叶白也是目瞪口呆,心道:你们二老掐架,怎么扯到我身上了,我一共不过画了半个月的符,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啊。 再说了,这可不是件好差事,画不出来,就要得罪书痴,画出来了,不光得罪青竹子,还把场中所有参加考试的修士给得罪了,这样的买卖,怎么算都是自己吃亏啊,他可不打算搅和进去。

书痴见他还在犹豫,斥道:“这可不是我的主意,是月龙师兄亲点的题目,元神控符,虚空作画,既练元神,又练笔法,一举两得。 叶小子,不要多想了,画吧!”这下不光叶白,连青竹子也傻眼了,月龙师兄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,好象没有印象啊,难道是单独跟书痴交代的?元神控符,虚空作画,似乎很像那么一回事呢,真能做到这一步的修士,很算难能可贵了。

叶白听到这里,再法推脱,奈应是,其他人均是一脸诧异的看他如何元神控符,虚空作画,有些心思恶毒的修士,甚至诅咒起叶白这一次直接出个大丑,丢尽脸面,也好少个强力的竞争对手。 莫二丢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,心想这一次月龙道人的脸面怕是栽定了,以他制了几十年符的经验,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 叶白将所有人的反应,尽收心底,苦涩一笑,连他自己都没有几分信心,不要说别人了。

将修炼半个月青烟画符的每个细节,在脑海中过了一遍,仍旧没有多少把握,心说不管了,赌一把吧。 叶白凝心静气,将所有杂念排出脑外。 先取出银背狼毫,半沾上点绛朱砂,接着摸出一张黄纸,扔向空中。

黄纸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儿,旋转落下,叶白元神瞬间分出一丝,离体而出,附着到了纸上,黄纸以一个诡异到极点的角度,蓦然竖立在了空中,停顿了数息时间。 就在这数息的时间里,叶白陡然挥出银背狼毫,在纸上疾舞,手腕转的飞,直叫人担心他的手腕会突然断掉。

几息之后,黄纸透出一层薄薄的金sè光芒,一张炎爆符已经完成。

这一下说来简单,其中却糅合了极巧妙的元神控制和轻重均匀的落笔,一心二用,时间也极其短暂,只有有限几人才能跟上叶白的动作。 看似短短几息的一气呵成,叶白却如同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一般,汗湿后背,而他脸上的笑容却似孩童一般的纯真惊喜。

其他人均被他妙至毫颠的cāo控手法骇的双眼呆直,魂不附体。 莫二是惊掉了下巴,叶白是什么水准,他知道的最是清楚,半个月前,连一张真正的符都画不出来呢。

他现在竟然真的做到了?若说以前他们对叶白还有几分鄙视,觉得他只是个走运的小子而已,现在则是彻底服了。 书痴也奇怪的露出惊讶表情,伸手一招,向下飘落的符纸,划过一个弯弯的弧度飞到他的手中,盯着看了许久,终于抬头,斜了青竹子一眼,洋洋得意道:“八成完美的炎爆符,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吗?老夫也不欺你们,依旧是一柱香的时间,将你们画的最好的那张符交上来,开始吧!啊,对了,叶小子,你若是想追求完美,可以重画。

”众人再话可说,谁能想到叶白会画得出来,只得狠狠盯了他几眼,开始制符。 叶白自忖凭着这张八成完美的符录,和之前破开第六道封印的成绩,进入前十应问题,自然懒的再画,意态悠闲的看着别人作起符来。

抽空还丢给仍未从震惊中回过魂来的裘落儿小姐,一记冷酷的眼神,气的她咬牙切齿,再半分淑女风范。 众人见过叶白画符之后,心里多少有了些认识,原来书痴的要求是让他们先用元神之力控制黄纸定在空中,再开始画符,第一步对在场绝大多数修士来说,并不困难,问题在于之后的落笔,黄纸定在空中时,没有任何依靠之物,落笔时极难控制力道,稍有差池,就会笔歪线斜。

众人心里纷纷暗骂,月龙道人出的什么鬼题目,画符就画符,还要跟元神控制结合在一起。

他们却不知,这根本就是书痴一时兴起的念头,开始只是为了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才脱口而出,被青竹子抬了一下杠后,不好意思落了面皮,只能硬撑到底,将叶白推了出来,幸好叶白真的画出来了,否则这出闹剧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。 众人之中,以莫二反应最,记起叶白传授的青烟画符法,失败了几次后,立刻找到了控制力道的窍门,认真说来,和控烟之术大同小异,只用了小半柱香的功夫,就成功画出一张七成完美的符录出来,乐的他一身肥肉都猛颤了几下。 这个老小子,比谁都jing,并没有立刻交上去,又隔空练了几手,直到手腕运力加娴熟圆润,才和叶白一般,站在一旁观看。

心想其他人若是表现太好,他就重画一张,若是不然,那就交这张算了,说起惫懒,他跟叶白倒是有的一拼,两人均是不爱出风头的修士。 莫二身在最偏僻的角落,倒也没有几人发现他画符完成,只有神识监控全场的书痴和青竹子,露出惊讶和不解的神sè。

这个胖子有这样的水准,还用走什么后门?书友如果觉得好看,请收藏推荐一下,人书求支持!。

标签:孩子保在庙里,低保有啥影响,上海宁昕